www.155559.com

为什么zqsg“吃瓜”变得越来越难了?

  学生群体上网时间显著增加的暑假,往往是“吃瓜”的高峰期,而今年夏天《亲爱的,热爱的》《陈情令》《小欢喜》等热剧的集中更增加了娱乐话题的讨论度。

  但是,随着娱乐话题增加和新一批流量的出现,“吃瓜”似乎也变得越来越艰难,“szd”“nbcs”等数不清的缩写、简称让每个八卦看起来都扑朔迷离。有饭圈背景的人还要仔细思考才能把缩写人名和明星本人对应,而不懂饭圈常识的路人,则相当于读天书。一位路人真诚地提出了疑问:“到底为什么要打那么多缩写?”

  各种各样的饭圈专用词层出不穷,就连想要知道一下哪家粉丝是TFBOYS周年演唱会灯牌大战的最后赢家,也必须要准确辨认出成员、粉丝的代称究竟是指哪一位。

  毒眸(微信ID:youhaoxifilm)发现,“饭圈专用词”的使用似乎在逐渐冲破饭圈这个群体的边界,在网络世界里变得普及起来。同时,又因为饭圈词汇本身的特殊性,人们对其表示困惑、排斥的情况屡屡发生。娱乐至死的年代,想要做一个轻松的“吃瓜群众”,弄懂饭圈专用词,似乎已经成为了一个必要的准入门槛。

  《创造营2019》结束、R1SE成团之后,周震南粉丝庆祝爱豆成团第一名出道时,曾经多次引用“巨C”代指周震南,导致微博搜索“巨C”后第一个关联的人名成了周震南,遭到了蔡徐坤粉丝不满的声讨。

  所谓的“C位”,本来是“Center位”的缩写,即“中心位”,合照、宣传海报的“C位”往往是组合中地位最高、最受人尊重的人。“C位”一词在饭圈大火,来源“Produce 101”系列将最终投票的第一名定为出道组合的C位。随着《偶像练习生》爆红,决赛当晚“蔡徐坤C位出道”登顶热搜,“C位出道”也从饭圈逐步向外扩散。甚至在2019年央视春节联欢晚会的舞台上,主持人还使用了“C位”一词。

  按照蔡徐坤粉丝的说法,“巨C”最开始出现,是因为蔡徐坤在主题曲《EiEi》舞台中镜头较多、由其他练习生粉丝创造出来嘲讽蔡徐坤的“黑称”(指明星黑粉对于明星的恶意称呼)。但后期因为其业务能力和人气在练习生群体中比较突出,“巨C”一词也被节目观众频繁使用,从原本的“黑称”发展成对蔡徐坤本人的中性代称。所以,蔡徐坤粉丝认为“巨C”的起源与归属都只属于蔡徐坤一人,现在其他家粉丝用这个词形容自家爱豆,是借了蔡徐坤扭转词汇之力。

  或许是因为粉丝基数相差较大,当时的两家粉丝并没有展开大规模的饭圈斗争,周震南粉丝转而使用起“断层C”形容自家爱豆,并号召粉丝不要使用“巨C”称谓,一场小规模的饭圈硝烟就此平息。

  而毒眸发现,这类争端的背后往往,包含了一个饭圈专用词汇从被创造到被使用、扩圈、成为特定词汇的全过程。比如“宝藏男孩/女孩”最初是2016年时杨洋发布微博“身怀宝藏,总会遇见一些饿狼”,杨洋黑粉带有嘲讽意味地称他为“宝藏男孩”,形容他身上黑料太多、挖都挖不完;但后期“宝藏男孩/女孩”逐渐发展出正面意义,即形容明星有很多鲜为人知的才华,像宝藏一样不断给人惊喜,而后者似乎已经成为了这一词语的大众意义。原本自有其含义的汉语词汇,在饭圈的重新拼贴下,衍生出了新的含义。

  “zqsg”指“真情实感”;“dbqbmw”是“对不起别骂我”;“nbcs”是英语“nobody cares”的缩写,意为“无人在意”;“李涛”是“理性讨论”的缩写……在饭圈交流中,为了省时省力,很多粉丝会运用缩写来表达,长久而来,就逐渐形成了约定俗成的符号。

  值得一提的是,许多饭圈专用词自身都具有多变性,可以由一个词汇进行多种衍生创造。以蔡徐坤的粉丝“ikun”为例,在其之后字母“i”+“明星代称”在豆瓣小组成为常用的粉丝名指代公式。比如在之前的打榜事件中,就有大量网友将周杰伦粉丝称作“ilun”,实际上周杰伦粉丝的官方名称为“杰迷”;今年暑假因大热的《陈情令》诞生的“ibjyx”,指的是男主肖战和王一博的CP“博君一肖”(简称为“bjyx”)的粉丝,属于缩写和“i+”格式的双重应用,但实际上博君一肖CP粉们的自称是“百香果”,由“bxg(博肖Girl)”演变而来。

  在掌握了这些时下最流行的专用词之后,网友们比拼的就是玩梗的水平了。玩梗往往需要大量八卦储备,结合专用词,制造出彼此之间会心一笑的局面。

  在豆瓣某小组中,一位网友提问,如果给你的ibo(指王一博粉丝)朋友们送礼物,你们会送什么?该楼里各种神答案层出不穷:太阳花、1970、《齐民要术》。在前不久未经证实的微博绯闻里,王一博曾因为村上隆的太阳花、匡威1970等线索被网友揣测和知名“追星白富美”、前耀莱集团董事长的女儿綦美合恋爱,而綦美合的闺蜜曾嘲笑普通人是“农民”,部分脱粉的粉丝就干脆自嘲为农民。

  虽然上述绯闻被王一博的经纪公司乐华否认,但对于擅长造梗玩词的饭圈来说,“吃瓜”并不需要经纪公司首肯。

  即使存在一定的理解难度、甚至容易被外界误解,饭圈专用语仍然在粉丝圈层内部不断流传,甚至快速进化,不断迭代。

  为什么用饭圈专用词进行日常对话?对于大部分粉丝来说,饭圈用语通常能够直观、省力地表达出他们想要表达的意思。“zqsg”“dbqbmw”等缩写在打字时耗费的时间更短,而根据语言学中的经济省力原则,人们在语言交际的过程中会倾向于选择最有效、最节省力气的表达方式。

  此外,对于饭圈内部来说,采取专用词、用字幕缩写代指明星,是对于饭圈内部讨伐的一种有效的规避方式。

  在微博发表对于某明星的意见时,一旦带上明星的大名,就有可能被粉丝搜索到并引来围观,而当这些意见偏向负面、发表微博的博主又是另一位明星的粉丝时,就很可能引发双方饭圈的争斗。所以,很多人为了防止自己的微博被搜索可见,在提及明星时都会用缩写或者代称指代。

  比如TFBOYS中王俊凯、0149com香港高手论坛。王源、易烊千玺三人的名字会被粉丝缩写为“wjk”“wy”“yyqx”,或是根据名字字数的不同,用“三字”“二字”“四字”进行指代区分。但是当这些代称广为流传之后,很多粉丝为了进一步规避搜索,又会使用姓名首字母缩写拼出的其他词汇,如王俊凯也会被称为“玩具卡”等等。

  自杨丽娟事件之后,偏激追星族的形象经过广泛渲染,似乎在大众心中形成了固有印象。近年来,追车蹲酒店的“私生饭”、引起机场拥堵的接机粉丝等等,也频繁在报道中出现以负面形象出现,以至于时至今日,大众对于粉丝群体的印象,还是偏向于“低龄化”“脑残”“不务正业”等关键词。

  受到这种固有印象影响,部分粉丝不愿意在生活中暴露自身的身份,在社交平台上谈论追星话题时,也会更倾向于使用存在认知门槛的饭圈专用词汇,收获一定的隐秘性,成为对自我的一种保护。 数年前,贴吧还是追星族较为开放的主要交流阵地时,被成为“帝吧”的李毅吧相继刷屏了李宇春吧、东方神起吧等等,“爆吧”就让这些追星族的主要交流阵地一度陷入瘫痪。

  和过去轰轰烈烈的追星不同,现在的粉丝们更愿意圈地自萌,除了部分需要手撕的战斗场合,他们多活跃在微博超话。其中,最隐秘的可能要属CP粉们,为了不让爱豆在搜自己名字的时候感到尴尬,也为了不影响到爱豆的形象,CP粉们往往默认不在CP超话里提及自家爱豆的大名,并创造词汇成为CP名。比如《声入人心》第一季的两位人气音乐剧演员郑云龙和阿云嘎,因为名字中都有“云”字,就被粉丝们起名为“云次方”。

  饭圈专用词形成的初衷,或许是出于对自我的保护,但随着粉丝群体的日益壮大,“饭圈”已经形成了闭合的小世界。宗锦莲在《浅析网络语言与青年文化的建构》一文中提到,网络语言在青年中泛滥,同时也成为青年身份识别的符号资本。而对于粉丝群体来说,使用饭圈专用词汇进行交流,能够让其在社交网络上更容易辨认出彼此的粉丝身份,也更容易感受到粉丝群体的归属感和身份认同。

  诞生于社交网络的饭圈专用词,已经逐渐从一个“自成一派”的闭合世界向外扩张,逐渐渗透进日常生活的圈层之中。比如“糊”,一开始仅在饭圈作为形容词存在,之后经过豆瓣小组、贴吧、微博等社交平台传播,被广泛使用于形容艺人的人气低迷。

  同时,在饭圈专用词汇的传播过程中,很多网友容易受到从众心理的影响,跟随粉群意见领袖,陆续开始使用饭圈专用词。最终随着使用者的增加,饭圈专用词逐渐形成了年轻群体所热衷的青年亚文化,甚至有对明星本身不够了解的网友,也会因为这种亚文化的扩散而对其产生关注。

  而粉丝群体本身,也会将饭圈专用语和逻辑思维代入到其他领域,进行“玩梗”等内容生产。美国当代文化研究学者约翰·费斯克曾在《粉都的文化经济》中提到,他认为粉丝是具有创造性生产力的群体——由于对明星本身和大众文化的过度解读和情感投入,让粉丝们极为热衷于在原始文本的基础上加入自身的情感与意志进行再生产。在饭圈领域中,粉丝也会根据自身经验,对于内容进行再创造。

  比如,在周二《小欢喜》结局当天,豆瓣某小组就有网友根据剧情和常用的饭圈梗,进行了名为《青春有你3的那个方一凡有女朋友爱豆失格大家注意避雷》的衍生内容创作。其中包含了选秀节目常见的“避雷”“偶像失格”等专用词汇,又结合了方一凡提到参加选秀、“凡英CP”等剧情,是饭圈专用词的二次创作,也收获了26个赞与133个收藏。

  7月中旬,有现场观众爆料称,当期《天天向上》录制的休息间隙,有粉丝大喊“妈妈爱你”向王一博表白,被主持人汪涵怒斥“不害臊吗”,让现场气氛一度十分尴尬。记录被曝光后,无论是汪涵的怒斥还是粉丝的大喊,都引起了广泛的舆论争议。一种声音认为粉丝的“妈妈爱你”只是对爱豆表白的一种方式,“妈妈粉”是粉丝像妈妈维护孩子一样维护偶像的表现形式,连王一博自己也明白并曾经加以使用(在之前的新浪扫楼活动中他用新浪娱乐小编的微博评论过这句话),汪涵的斥责对于一腔真心的粉丝来说未免太重;而也有人认为,粉丝自称偶像的妈妈本来就属于“没有家教”,饭圈用语并不能凌驾于伦理道德,网上说说还能接受,在线下当面大喊实在不妥。

  比起汪涵的批评和粉丝当面大喊“妈妈爱你”本身是否合理,更值得讨论的,可能是这件小事中透露出的事实——“自成一派”的饭圈用语本身,可能与大众惯常认知存在壁垒。而当这种亚文化突破圈层界限、出现在大众面前时,就很可能因为认知壁垒引发大众的不理解,甚至引起争议。

  而这两种声音的碰撞,或许就是现今网络环境下、青少年广泛参与的亚文化中实际存在的对立现状。饭圈用语这类亚文化的产生无可厚非,但或许随着其边界不断被打破,走进大众视野后,也应当考虑大众的认知程度来进行调整。就像嘻哈一样,虽然最开始它可能是地下的潮流文化,但终能找到一条被主流认可的、peace & love的路径,饭圈词源是否能不被收编地与大众融合?这或许也需要自诩为主流的人们的“俯身”。

  2、胡嘉琦.网络韩流粉丝文化传播中的编码决策与解码立场研究——以典型网络用语为例[J].科技传播,2018,10(04):127-130.